「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5年6月11日 星期六

記《無米樂》台南推片經驗(四)



四、散場之後

一個19歲的觀眾在問卷上寫著:「第一次在電影院看到這樣的影片,我想給我媽媽看,因為他一定會很開心!」。

另一個住在嘉義的觀眾在網路上跟我說:「我朋友特地開車來嘉義載我去台南看《無米樂》,看完再載我回嘉義。」

在戲院的這段期間,看到那些許久未走進戲院的白髮長輩們,心底都有莫名的感動,畢竟他們是經過那個年代的。有人連續看兩次,有人帶著父母與外公、外婆們一起進場。某個年輕學子看完以後說:「原來紀錄片這麼好看,我以後都要看紀錄片。」接收到這種反應時的那種開心,是完完全全打從心底的「開心」。所以我常常偷溜進放映廳裡,觀察大家的反應,聽聽大家的笑聲,在某方面來說,也間接認同了自己對紀錄片的投入,讓人一掃疲累。

很多人一聽到原來你的工作或學歷是跟電影有關的,就開始悲觀了起來,接連講到怎麼賺錢、前途黯淡之類的話。不過最近《翻滾吧!男孩》跟《無米樂》的異軍突起,帶給了很多人希望,展示這這一群電影人究竟默默的做了什麼樣的事情。電影的大環境不好,政府的輔導政策不佳,是不是就做不起來呢?答案很明顯的「不是」。只是影片行銷需要的是「方法」,當然比資源不可能贏過好萊塢的廣告,於是就要開始動腦了。網路寫手是一種,找政治人物背書是一種,拿自己的熱血去賣也是一種,集資、商業包裝也是一種。這個社會已經沒有所謂「絕對」這件事了,當然也沒有一定怎麼宣傳,電影就會賣錢的公式,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小兵立大功的。(但行銷請不要不擇手段,一定要保有自己的原則,畢竟比錢更重要的事情還有很多。)

而我一開始其實對於《無米樂》上院線能否熱賣產生很大的懷疑。《無米樂》過去曾在公共電視播映過,也在南方影展、紀錄片雙年展露面,還有一些巡迴的打游擊放映,都獲得了一致的好評,只是這麼一部曝光率很高的紀錄片居然要推上院線?假使大家都看過了,那麼還有誰願意花錢去電影院裡看呢…然而,至今《無米樂》票房卻一片亮麗,熱賣的現象也才說明了其實還是有很多族群是不知道這樣的訊息的。

對我而言,這些很難得能上院線的紀錄片《翻滾吧!男孩》、《無米樂》、《南方澳海洋記事》都像在播種、扎根,分屬不同議題(甚至類型)的紀錄片拓展出了一群新的觀眾群。崑濱伯在《無米樂》裡說「土地雖然不會講話,但每天巡著巡著,你就會知道他要什麼」。而這些新的觀眾群(不論地域),也就像新生的幼苗一樣,必須細心的照料,偶爾去聽聽他們的聲音,也才知道宣傳下一步應該怎麼進行,怎麼讓觀眾「願意」走進戲院看台灣的故事。

因此能夠在散場之後,還能進行一些回應、對談,也才能謂之「推廣」,符合《無米樂》導演所說的「讓觀眾一起完成紀錄片」的想法。(所以我對於把幾部紀錄片包裝成青春影展的形式販賣到各大專院校,說這是一種紀錄片的「推廣」說法感到非常質疑。)

最後,《無米樂》在台南的好成績(1400人次以上觀賞),讓我開心了好一陣子。只是六月初時,我聽到過去大學自己創辦的電影社要倒了,這屆社長即將畢業,沒有人可以接棒,心底感到有點難過與不捨。過去的學校是以理工和商科為主的學院,其實很少關於藝文、文化的資訊,所以電影社雖然人數少,但應該在學校裡還是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我對他們說「要想辦法阿!去找社員阿!」,社長默默的表示了他的無奈。我雖然覺得總有辦法可行,但也不忍、也沒資格再多說些什麼…

我寫的這一連串關於《無米樂》的文章,我想也該到此一段落了,感謝大家熱情的討論,有什麼遺漏與說不出的,但願以後文章能寫出來。我五月份除了《無米樂》之外,沒看任何其他的電影,現在是該補回來了。不過還是非常歡迎各位來回應討論,有問題儘管問,我知道的一定說。也請記得,這次《無米樂》固然表面風光,但其實私底下的執行面,根本是超級殘破,能有這樣的成績是靠大家幫忙的。

散場了嗎?還沒!觀眾一定會再回來的。我也相信有一天還會有人想在學校創立電影社的,那麼他就會知道其實以前也有人做過一樣的事情。


謝謝大家捧場,以下是感謝名單,感恩。

台南誠品書店、音樂館、赤崁文史工作室、台南社區大學、台南女中、台南市政府市政顧問團、文化局、教育局、荒野保護協會、國賓影城、台南法雅客、華燈藝術中心、思潮二手書店、台南市文化基金會、百達文教中心、成大映象社、成大台文所、長榮大學大傳系、南台科技大學資傳系、崑山科技大學視傳系、洪雅書房、全景傳播基金會、紀錄片映像報、苦勞網、開眼電影網、PTT台南版、紀錄片版、國片版…等等。(名字記不起來了)

Kite、黃小黛、周芷茹、鄭道聰、Roach、周馥儀、Jenny、SES、詹醫生、六月蛇、楊力花、Jo、貓眼賴、林士淵、林慧貞、小兔、怪陶A、郭小豪、潘函婷、女工、大師與大師的同學、和尚和和尚的女友、林稚惠、邱士展、鄭文德、江玫如、陳彥龍、詹文豪、陳彬全、笑笑、靜茹、劉華玲、張光宗、Torrent、Moby、JOE、傅小莉、filmwalker、annebel 以及每一個我接觸的朋友與觀眾。(名字記不起來了,太多了,請見諒!)

最後還有,我的老杯跟老木。


(報告完畢)
----


(神秘嘉賓)


(這張是虎人的,其實根本就是亂送,買一張就送了)


(貼貼樂該不會還有下次吧!)

2005年6月8日 星期三

記《無米樂》台南推片經驗(三)



三、補遺與雜談

(其實還有很多事情很難寫出來,不知道該怎麼表達。這篇當作雜亂的補充吧!)

收到第二批文宣後(海報與非大頭DM),我開始比較大規模的宣傳。除了拜託一些他校(崑山大學、建興國中)的朋友在自己的校園內張貼宣傳外,幾天下來跑了成大、台南大學、南台大學、台南女中、長榮大學。而因為之前狂上網收集老師們的mail,有回信的老師我就自己去拜訪他,並在他的課堂上宣傳。其中台南大學完完全全沒有任何認識的朋友,某天下午就直接跑去校園裡找課外輔導組與電影社的負責人,一問之下原來電影社也是慘澹經營,也不好意思太麻煩他們。後來就完全跑不動了,這種方式實在太累了。

在商業周刊第 913 期《國產紀錄片投資報酬率一五○%》,曾寫到:「運用社會資源,主要是教育界的社會資源,是紀錄片很重要的行銷管道。」中央大學英文系副教授林文淇說。

我怎麼好像不見中映公司好好的去利用他們頭頭所說的這些資源,好像只有用來推銷那個看不出來怎麼個青春法的「青春影展」而已。

後來又寫道:「不過,這幾近於手工業的發行模式,畢竟不是一個正常的商業模式。正如林文淇所說,如何累積出一個紀錄片的行銷模式,才是一個健康、並且可以保證創作者不會因為過度投入而耗損。」

再來看看《無米樂》的導演們有沒有耗損。神奇!很明顯的,說的跟做的怎麼差這麼多。導演除了要出席採訪、座談,還要下海拉贊助、找資金、作宣傳、找人脈…之前我在台北的時候莊益增跟我很生氣的說:「我一輩子沒跟人家要過錢,結果現在我要去跟我以前的同學,現在是某部會的主委要錢,你知道那個多丟臉、多沒人格嗎?」我印象非常深刻。上映的期間,他又跟我說:「下海做行銷這種事,一輩子做一次也就夠了。」也真是難為他們兩個了。
(延伸閱讀:黃小黛的blog有一篇回應也可看出點問題來
http://www.islife.info/archives/000525.html#comments
由ella發表於2005-05-19 10:14 PM)

--
在試映會(513)之前,我去拜訪每個機構時,身上不曾帶過任何一張票,心裡想的是想邀請這些人來看,覺得認同才買票。不過有人卻是一買就是10張(台南文化藝術基金會)、20張(台南社大),讓我非常驚訝。每去到一個地方,他們總是很熱心的去印記者的名單、電台主持人的聯絡方式,甚至是告訴你現在去找誰誰誰,他可以幫上你的忙。還有老師甚至將mail轉發到全台南的國高中,並熱情的告訴我現在台南一中網站已經有掛著《無米樂》上映的消息了。他們給了我好多好多建議,縱然不可能全部實行,但這些好意我都記在心裡。

而這次所運用到的,不論是赤崁文史工作室周芷茹小姐與鄭道聰老師的大力協助,還是百達文教中心的免費場地,或是誠品免費讓我寄賣票…還有太多太多出錢出力的朋友了,這些所利用到的社會資源相挺,並不是靠金錢可以動員的,大都是靠「人情」。人情或許可以用一次、兩次,但若每次都這麼操作,縱然自己並不覺得不好意思,這些朋友想必也會紛紛走避,對於整個電影環境而言,也沒有什麼助益,更何況這些人情債該怎麼還呢…

--
我常常混在BBS上與一些紀錄片相關的網站,而《無米樂》上映在即了,也沒看到有什麼相關的文章被張貼,自己的email信箱也沒收到相關的訊息,心裡想著公司該不會沒有做這一塊吧!

後來在BBS看到有一個人很用力的貼《無米樂》的文章,本來以為他是中映公司請的人,結果一問之下才發現她是一個政大的學生,因為很喜歡《無米樂》所以才很熱情的去宣傳。她甚至自己去拿了一大堆DM,自發性的張貼在自己的校園,然後兩天內串聯了30個人一起買團購票,真是非常驚人的舉動。

不過畢竟她張貼的文章仍有限,於是只好自己上BBS貼些文章,甚至上映的消息還必須自己寫「520,一同無米樂」,然後強力寄給所有認識或不認識的人,用力的貼在每個相關的BBS電影版。而當時的心情根本是已經懶的去跟中映公司說你們怎麼沒做這件事、那件事,乾脆自己來比較快。(其實也是生氣到不想跟他們連絡)

所以,我才開玩笑式的寫自己是、「業務員」、「售票員」、「鋪貨員」、「負責人」。因為接了工作時,並沒有想到居然是所有職務全包…(目前還在算錢中)



對了,補充一下。未上映之前實在感到太無力了,就跟全景的笑笑聯絡,希望他們是不是能幫點忙,結果執行長靜茹答應了,除了發mail告知所有的全景之友外,還自己折DM郵寄給1000多位沒有email帳號的朋友,在這裡先謝過,感謝再感謝!

(待續)
----


(崑濱伯也來賣票)


(熱情的觀眾)


(一大堆錢)

2005年6月4日 星期六

記《無米樂》台南推片經驗(二)



二、映演期間

台南520上映之前,試映會、網路郵件轉寄、BBS文章、DM發送…等能做的幾乎都做了(有些宣傳稿自己寫,自己上網路貼)。但一些在正常時序下應該出現在報章雜誌的《無米樂》文章卻出現的很少,而偏偏這些傳播的力量又很強,當時很懷疑中映公司究竟有沒有考慮到這個宣傳的方式。(後來有,其實也是慢了)

當時我接到很多觀眾的電話,他們說國賓戲院根本不知道《無米樂》要上映的消息,我很氣很氣,直接跑去國賓詢問,才發現原來負責這件事的是我大學認識的一個學長,他說:「他手上沒有任何《無米樂》的海報與文宣,中映公司除了排檔期簽約之外根本沒跟他們連絡,而《無米樂》要擺攤販賣週邊產品的事情,合約書上也沒寫,所以不能擺攤。」我聽了都傻了,連戲院的人都不知道上映的事情,實在太誇張了,甚至連票價的事宜,國賓方面也不知道。經過長時間的協調,我學長允諾要免費幫我做兩個《無米樂》的看板,並且也給我們擺攤位發送週邊產品,不過就是不能有「販賣行為」。(中映公司本來叫我擺攤位販賣週邊產品,但其實《無米樂》日曆是中華電信贊助的,贊助的東西拿來賣,好像說不太過去。)

結果沒想到連場次表也有問題,自己要打電話給導演敲時間,然後又要跟國賓的徐經理一直變更已經訂好的場次時間表,電話來來回回十幾通。晚上又找了一個比較會美工的朋友,一起做手工場次表與海報,一弄就是弄到半夜四點。而要去國賓影城張貼時,卻也得層層報備,麻煩的不得了。於是看到台北總統戲院那樣豪華的佈置,怎麼能叫人不火呢!準備在戲院播映的《無米樂》正片,居然陰錯陽差的到520當天中午才寄到我手上,測試的時間很短,如果影片有問題,一切就完蛋了。

(所以我收到導演轉寄給我的信,才會那麼不爽,請參考「 《無米樂》,哇哈哈 」 )

上映之初,一直處於焦慮的狀態,懷疑著不知道會有多少人進戲院。於是又透過很多層的關係,準備邀請市長出席,台南市政府教育局也打電話來說願意幫忙,我就跑去市政府跟他們談談。教育局承辦的人員很愛說大話(誇張參加人數),並且不講道理,一方面把價格壓低,另一方面要求他們邀請的老師可以點人頭優先入場,來幾個就算幾個,一人一票120元,不願意包場也不願意先買票。談判的當下很挫折,而且他們要求參加首映場,後來又跟我取消了(而我消息已經先公佈),轉而想要參加兩場導演場…

而其實邀請市長出席其實完全是宣傳上的考量(與政治無關),希望藉由市長的影響力,把《無米樂》上映的消息拱上媒體,在紀錄片沒有大明星的情況下,這是最常見的宣傳策略了。

就這樣,首映的當天超級的手忙腳亂。測片、麥克風、手工海報、擺攤、問卷…等等事情其實也把國賓的員工們弄得很混亂,因為一切都太突然了,完全沒有準備的餘地。幾個義工朋友一起在整理攤位時,就是找不到福米袋,打電話一問,才知道原來根本沒有寄下來。唉…自我安慰或許這就是無米樂吧!對於觀眾除了抱歉,還是抱歉呀!

接下來又遇上冷氣壞掉、放映師從台中下來弄機器延遲20分鐘,市長遲到、記者沒來半個、教育局說要來70人才來18人、導演臨時身體不舒服取消一場導演場…等等事情,本來以為上了院線以後會比較安穩,其實麻煩雜事也才一堆。
(延伸閱讀:記《無米樂》三天初映

在戲院碰到這些問題的時候,我常常想到兩年前我還是大四生時。當時因為自己很喜歡電影,就創立了電影社當社長,第一次活動拉來了約20幾人,準備要看捷克的電影《遊子》,結果因為設備有問題,影片不能看了。當時根本不知該怎麼面對大家,蠻難過與失望的。後來老師拍拍我的肩膀說:「沒關係,不要氣餒,這也是學習危機處理的機會,這些都是經驗」,我聽了以後才比較寬心,而這次《無米樂》的推片,或許就是把這些經驗拿出來用的時候了。( 《社團回憶錄》:無怨與歡欣

5月27日台南的最後一場《無米樂》,我跟觀眾們說他們破了紀錄,這一場總共有110個人,他們開心的鼓起掌來,聽我講了十分鐘的話。台南場的《無米樂》觀影人次總計1400人以上,票房約20萬。一個禮拜能有這樣的成績,像一場夢、也是一個奇蹟。

(上映的這段期間要感謝國賓影城所有工作人員的包含,因為我一直偷偷在賣150元的票,真是抱歉!)

(待續)
----


(上圖為手工場次表)


(國賓免費幫忙做的看板)


(萬惡城市 V.S 無米樂 超強對比)


(崑濱伯母力抗國外強片)

2005年6月1日 星期三

記《無米樂》台南推片經驗(一)



前言:

這個故事出乎意料的長,也出乎意料的讓我印象深刻。寫出來,只是希望能藉此讓大家看到一些問題,或是對一些初推片者能有幫助。如此,也藉以回報那些我無法償還的人情債吧!

一、前置宣傳

某些實務的經驗,對於總是喜歡高談闊論的人而言,其實是很有吸引力的。《無米樂》台南的這個機會對我而言便是一例,不過我卻也沒想到比我想像中要遇到更大的挫折…

在思索要不要接下工作的同時,其實人在台北幫忙籌辦一場《無米樂》的台大試映會,會後跟Kite與導演討論著《無米樂》上院線的事情,三個人列舉了好多好多的人名、電話與在地團體,以及策劃討論著到底要怎麼進行宣傳、行銷,即便知道離影片上映只剩不到20天,也熱血衝衝的答應了。

但我不禁想起去年《生命》在台南上映的慘況,一個禮拜票房不到兩萬,真是令一個紀錄片推廣者很心酸的數字。或許也因為如此,在中映公司寫來的信上,也預估了台南場的票房是兩萬。若一張票200元,兩萬換算成人次,大約100人吧!然而國賓戲院的一個廳院就可以坐105個人了…(當時暗下定的目標是500人次觀賞)

收到信的當下很氣憤,想著既然你們要上院線,怎麼可以像是放棄這塊地方,任由其自生自滅,那找我幹嘛?感覺起來像是被流放邊疆,沒給任何的宣傳經費,也沒有有系統的行銷計畫,寄了幾百份大頭DM來,背面卻寫著「台北總統戲院」。心情很低落,而「心」剎那是很冷很冷的。

或許吧!中映公司有他們的苦衷,因為新聞局的映演補助法則規定影片要上映院線,必須同時在全台「三間首輪戲院」上映。台北就是總統與喜滿客,再來就是台南的國賓了。而台北的人口多,資訊發達,當然是最有可能獲利或回收成本的地域,只是如此台南就好像成為一個陪葬者、犧牲者。我實在覺得很不能接受,自己就跑去印了《無米樂》台南上映資訊的貼紙,拉著四、五個朋友一起把貼紙貼在DM上,然後自己到處發送。於是那些日子,總是騎著機車,到書局、藝文中心、學校、不停的接洽請求放置DM的可能性,甚至還直接殺去某些學校,跟老師借用課堂時間宣傳《無米樂》台南上映的消息…

接下來就是試映會的敲定了。跟莊導演敲了敲時間,也只有5月13號當天有空閒,於是我計畫舉辦兩場試映會,一場專門給老師與學生參加,另一場則邀請政府或藝文團體參加。也因為導演的時間問題,一場時間是6點半,一場則是7點半,也就是說,第一場完畢後,就得馬上趕場去另一頭,只要一出了什麼差錯,就一定會開了天窗的。

後來我去找到了一個免費的場地(百達文教中心),給老師學生們參加。另一邊則透過台北朋友(崔媽媽的黃小黛)熱心的引薦,去找了台南當地的赤崁文史工作室的周芷茹小姐與鄭道聰老師,他們很熱心的免費提供場地(古蹟「陳德聚堂」),甚至是幫忙發了新聞稿與邀請函,還慷慨的掏腰包買了100個上水米(後壁米)便當,請每個參加的民眾一邊看《無米樂》,一邊吃後壁米。很感謝他們的大力支持,我實在覺得運氣很好,也才見識到何謂「團體串聯」的威力。

試映會的場地雖然敲定了,但接著要煩惱的是有沒有觀眾了。我造訪台南各大學的BBS與學生社團,上網蒐羅著每間學校老師們的email,導演或朋友推薦去找誰誰誰,我就一個個的打電話、寄email與跑去造訪,厚著臉皮自己打了短短的宣傳稿,邀請他們來參加試映會,不過成效不彰。縱然後來這場老師學生的試映會人仍來了不少,不過有很多都是朋友的友情相助,一個拉一個,才不至於讓場子太冷。唯一比較欣慰的,是試映會後的觀眾反應,看著大家很踴躍的提問與熱心的說可以幫忙發送DM、貼海報,心底的感覺很窩心。當時也靈機一動,把中映公司本來說的十人團購150的票價,私自拆成一張150,而這是我自己認為合理、吸引人的價格,況且台南不比台北,關於紀錄片的資訊仍較少,也是假使《無米樂》訴求的可能性的萌芽的話,這是我唯一能幫觀眾謀取的福利。

而在宣傳《無米樂》的同時,我並不強調《無米樂》有多好看、有多感人,而用走進戲院看看自己土地上的故事來主打,其實是有原因的。第一,沒有人會說自己的影片不好看,所以強調「好看」可能很快就會被淹沒在強片如林的電影市場中了;第二,《無米樂》裡崑濱伯講到稻農們面對WTO的無奈,其實國片也是如此,台灣加入WTO之後,國外影片的拷貝數限制取消了,於是全省大概可以有150個廳上演《哈利波特》,而台灣電影要排上一個小小的廳都有點困難。所以我選擇告訴觀眾們這些,至於《無米樂》好看與否,我其實很有信心,相信走進戲院的人一定會很難忘懷這次觀影的經驗,甚至對台灣的國片(紀錄片)也會更有信心。(畢竟這整個電影環境的不健全,一定要靠所有人才能改變的。)

一個人能做的實在太有限了,只能尋求便利的網路進行主要的宣傳。我留下了每個參與試映會朋友的mail,自己寫文章、宣傳稿發送給大家,也透過朋友關係南方電子報很熱心的願意刊載我的文章,發送給其訂閱的十幾萬訂戶。不過這篇文章卻也因為某些情緒因素,甚至造成了反效果,對自己而言,思考不夠謹慎,是個很嚴重的缺失與過錯。

另外,我因為誇下海口即便只買一張150元也可以送到府上,疲勞的不得了,就想尋求一個定點販賣。原本在台南誠品書店寄票販賣是要抽成百分之三的,但誠品書店企劃部與音樂館館長也知道我推片的困境與難處,居然願意免費的讓我寄賣。本來只寄賣的100張在經過三天的消化後居然賣完了,爾後又補了200張票,也是全數賣光,驚訝的讓我覺得不可思議。而誠品甚至除了讓我貼海報之外,更自製《無米樂》的看板,公告櫃檯可以買票,讓我感動到不知道要說什麼。

總歸來說,前置宣傳最關鍵的點就是赤崁文史工作室周芷茹小姐與鄭道聰老師的大力協助,也就是許多在地團體與NPO或NGO的串聯與動員能力,他們甚至邀請了文化局長與各大報地方版記者來採訪。另外還有網路信件的轉寄與誠品的定點售票機制。這超越了上映前個人單薄的能力所能做的了,要是沒有這些人的大力協助,《無米樂》台南上映的消息不會流傳的那麼快。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待續)

----

(圖為百達文教中心老師學生試映會實況)




(上圖為義工朋友手工海報,破例貼在誠品)

慘劇重演



看到這篇文章,我不禁為《南方澳海洋紀事》與這個學生捏一把冷汗。

唉,難道每次紀錄片上院線都要這麼苦嗎...

6月4號台中場要上映了。只剩兩天,會不會太趕...

--

大家好
我是幫忙李香秀老師(導演)宣傳《南方澳海洋紀事》台中場
由於我只有一個人
我急需要大家的幫忙
幫我發DM 貼海報 及大力的宣傳

我是中興大學的學生
需要其他中部大學在校生的幫忙宣傳
導演希望 海報可以貼在台中各大校園
以及發DM
希望想幫忙的同學 可以跟我連絡
回信到信箱 或是 到我的網志留言 我會在連絡你的
http://www.wretch.cc/blog/cuteyk&article_id=2090514
(裡頭有介紹此片)

感激不盡

導演李香秀老師真的很辛苦 需要大家的鼓勵與支持
謝謝你們 :)



(圖為義工朋友畫到凌晨四點的手工場次表。Kite攝,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