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7年7月10日 星期二

《少女心中的小濕》



我一直覺得「台北電影節」對電影愛好者、學習者、工作者來說非常重要,那並不是因為它提供了一場外國電影饗宴,或是有著一百萬的競賽豐厚獎金。而是它開創了一個舞台,讓也許青澀,也許不成熟的年輕創作者們,有了得以自由揮灑創意的機會。這個讓大家一起跳舞的平台,就是「台北主題獎」。

每年去參加北影節,我一定都會去戲院看「台北主題獎」。由於我從來沒在台北長期的居住過,因此看著每部影片,我都會趁機從中去了解「台北」究竟是什麼樣子,台北對每個人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而這屆,有人說台北是靈感的來源,有人用表裡不一的設計講述了亮麗外表內的腐敗……等等。但在這一群影片裡,我唯獨對黃立慧拍攝的《少女心中的小濕》感到驚艷。這部短片竟然如此俏皮真實,並呈現了一個人跟城市的具體關係,而且重點是,真的很勇敢與誠實。

都市裡充滿了「您有夫妻相處的問題嗎?」的廣告;兒時遊戲的公園竟是初次遇見變態的場所(而且叫做「溫州」公園,這是城市受到歷史牽引的痕跡,就像廣州街、南京路一樣);購物假使沒有便利商店該怎麼辦(我的台北朋友說他去便利商店買了一千多塊錢,我愣住了);植物園是最色的地方;都市裡販賣的動物居然有排行榜;父親討厭中正紀念堂但卻又沒其他廣場帶小孩去玩耍;台北市的天空有兩支陰莖;奉承台北市政府真的好辛苦……。

導演的OS加上破碎的記憶與種種怪異且看似正常的台北現象,經由蒙太奇的串聯,看在我這個非台北人的第三者眼裡,撞擊出了好多悵然無奈和驚奇,可是偏偏影片卻又那麼輕佻叛逆,逗得我哈哈大笑,作者彷彿毫不在乎,宣誓著這就是我居住的城市。

這些對城市的細緻觀察和玩笑般的犀利批判,豐富了《少女心中的小濕》的內在。而它喃喃自語般的私房情話,帶著觀眾闖入私密險境的微微曖昧,都讓影片淘氣而不淫穢,真實且自然。

《少女心中的小濕》是我看過最優、最大膽的城市告白!


我等不及想請你自己來看《少女心中的小濕》了。

↓↓↓請按play



--
台北電影節頒獎時,我坐在台下,
典禮一開始馬上就要頒發「台北主題獎」了。

放著入圍影片時,第一支就是《少女心中的小濕》。
我好興奮呀!
可是頒獎的時候,
居然沒有得獎,
唉…
真可惜,我好扼腕哦!

不過不論怎麼說,
《少女心中的小濕》都是我這次台北主題獎的第一名。




(可是沒有獎金XD)

2007年7月2日 星期一

台北電影節怎麼令人如此傷心



我原本以為只有高雄電影節會傷透了我的心
可是經過這幾天參加台北電影節的經驗,
真的,它也讓我傷心了。

我在網路上和影展的幾個會場碰到了朋友,
談論到台北電影節時,居然都異口同聲的表示失望。
這些失望無關影片究竟有沒有符合期待、好不好看,
而是在影展放映的品質與執行上,真的出了好多不算小的問題,
這幾乎讓身為觀眾的我們無法容忍了。

關於《惡女花魁》臨時撤片風波,究竟是片商還是北影節單位的問題我先不談論。
但放映時斷片就有不少次,影片也「失聲」了好多次,
默片的放映速度也不符,導致影片節奏變快,片長縮短。
更扯的是,播放dogma影片《窗外有情天》的時候,居然放錯拷貝,
放到了舊版的英國片《窗外有情天》,
天呀!我第一次聽到這麼扯的事情,這實在實在太爛了!太不注意了吧!
我光是聽轉述就怒阿怒阿,無法原諒!

我參加的其中一場《我的24小時》,現場也幾乎像沒大人控制一樣,
媒體記者不停的干擾延遲觀眾看片,也還要給好多不相干的人講話,
影節要配合宣傳我知道阿,但也請要尊重觀眾啊!

我也聽說了好多買了「護照」的朋友反應,
他們在某些場次根本換不到票,
為什麼呢?
因為保留的座位太少了,再加上要分給貴賓卷、公關票,
持「護照」的人真的會很吃虧,
話說回來,這應該也算是籌備時的疏失,
沒有那麼多座位,就不應該發售那麼多護照,
而且事後才聲明開幕片、閉幕片,護照不適用,
這叫排隊買護照的人情何以堪?

對我這個喜歡看電影文字的人來說,
官方網站也沒有提供任何的影評,
官方部落格即使有,但也大多是些不痛不癢的文字,
有看跟沒看其實差不多。
(今年北影節有徵新生代影評人,但奇怪的是,
除了看文字作品外,居然還要面試,到底是要面什麼鬼呢?早知道我就去面面看!)
往年都有出一本小冊子,
專題報導導演及這各國家的電影概況,
今年應該是沒有這項產物了。

而令我最生氣的一點,
頒獎典禮居然是關起門來只能給電影人士參加,
唉,我真覺得好失望。
往年在中山堂那樣子讓觀眾和電影人一起的頒獎,
才能讓觀眾知道今年有什麼樣好的作品受到了鼓勵,
導演的感言也才能對觀眾發表阿!
這真的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
主辦人,你懂這件事情(對觀眾)的意義嗎?

今天我去參加鴻鴻導演的《穿牆人》映演加座談,
我知道時間有限,但某個女觀眾要發言時,
游女士竟然就像指揮官一樣指示工讀生把女觀眾手上的麥克風拿走,
我覺得好尷尬難堪。
假如我是那位觀眾,我真的會覺得沒有被尊重。


對不起,我知道太嗆而且太直了,而且我好懷念往年的台北電影節。
假如你是主辦單位的員工,
請你也能諒解的我的不滿和氣憤。
還是,或者,
其實你也很不滿?

--

﹝人物專訪﹞2007台北電影節熱鬧開幕 幕後推手游惠貞:
http://tw.movie.yahoo.com/spotlight/d/a/070629/5/74p.html

參與2005高雄電影節工作心得
http://www.wretch.cc/blog/fansss&article_id=2489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