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09年6月30日 星期二

台北電影節百萬精神的淪喪



自2008年起,台北電影節的「台北電影獎」的機制有了一些變化,往年象徵最高榮譽的不分類百萬首獎改為只有「劇情長片」可以角逐,然後也在「劇情長片」的增設許多過去所沒有的獎項,像是最佳編劇獎、最佳男女演員、最佳新人、美術、音樂、攝影…等技術獎項。

2009年6月29日 星期一

經歷25次的紀錄片新生

來新生一號出口聽看紀錄片!

在相當艱苦的條件下,從2008年十月開始,一直到2009年的六月結束。轉眼間,新生一號出口紀錄片影展已經告一段落了。

對 我來說,在某種程度上活動的結束對主辦者來說,似乎永遠都是一種精神上的解脫。但這次,當我從倦怠中試著回頭檢視影展時,這才驚訝地發現,原來影展已經默 默地播放了25場紀錄片了呀,並且場場都邀請到相關人士參加映後座談,累積了超過六百位紀錄片觀眾的名單。當然,這份數字或許並不龐大,但卻代表著能量累 積的開始,其中的一點一滴,在不知不覺中,早已成為生命記憶的一部份。

2009年6月13日 星期六

生命裡的歷史—《赤陽》



歷史題材,常常是紀錄片裡的重要主題。一般而言,在傳統的觀念中,紀錄片總強調著社會意義,被認為題材必須和社會有所關連性或前瞻性。然而,隨著時代的推進,紀錄片本身所負載的社會使命或關注主題,事實上也因為各種不同的要素(如社會氛圍、攝影機的進步)而開始有所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