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14年4月19日 星期六

紀工會的太陽花學運影像紀錄思考

寫這篇文章(2014年4月9日)的前一天,學運總指揮在記者會上宣佈,他們的訴求,包括「退回服貿」,「先立法、後審查」等等已有回應,這場佔領立法院的社會運動將於4月11日退場。

這個運動源於3月18日晚間18時,中國國民黨立法委員張慶忠以30秒之快草率宣布完成《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委員會審查,而引起一群學生反對,並在立法院外舉行「守護民主之夜」晚會,抗議輕率地審查程序與黑箱作業;之後有400多名學生趁著警員不備,而進入立法院內靜坐抗議,接著突破警方的封鎖線佔領象徵民意的立法院議場,抗議代議制度崩解,台灣民主已死,應退回服貿,馬英九總統應出面負責。

但這20幾天來,立院外民眾仍死守不走,在3月30日更有50萬人民走上街頭。這些行動和紀錄,在台灣近代民主發展史上,絕對是最重要的一頁。而身為一個嚮往民主自由的台灣公民,所有人想的都是,該如何聲援和幫助這場運動成功。而紀錄片工作者們,也想著自己在這場運動中的位置(運動之初,就有幾位獨立紀錄片工作者展開各自的拍攝)。

台北市紀錄片從業人員職業工會自2006年成立,至今已有約四百位會員,有導演、攝影師、剪接師、聲音設計師、影展工作者等等,這是台灣唯一的紀錄片工會,會員遍佈全台。原本三月中要召開的例行會議,卻因太多幹部投入運動現場而延期,一個禮拜後才確定成會,在那之前,3月19日工會理事長李惠仁導演因拍攝議場衝突,竟遭警方強行逮捕;3月24日學生以和平非暴力方式佔領行政院,引來警方血腥驅離,流血事件震撼社會。那天,警方率先驅離了媒體,因此沒有太多當時的畫面。

蔡崇隆與賀照緹導演(都是工會幹部)意識到事情嚴重性,開會前一天首先發難提議,一個方案是徵求紀錄片工作者24小時輪班拍攝,另一個則是對外徵求紀錄影像,希望建立學運影像資料庫,工會也發了群組信給會員們,希望有志參加者一起來開會討論後續。

開會的當天,來了約20位會員,大家皆自願加入(我在工會擔任常務理事,但我不是拍片者,僅能在討論中給予構想和建議,幫忙協調),簡單的分為製片組、攝影組、導演組、廣宣組;經過兩個小時的討論這個提案也更加聚焦,除了排班拍攝外,也以要完成一部「作品」的想法去執行;發展至今,企劃案已具雛形,並在網路募資平台上募款,目標為200萬台幣,才一天的時間已經募到100萬以上。

企劃案寫著:「歷史就在眼前,請與我們一起收集每一個碎片,還原錯過的過去,找出期待的未來。」

這個暫定為「太陽,不遠-太陽花學運影像紀錄」的計畫,預計以數部短片的形式呈現十個主題(如備註),除了主動找有經驗的導演擔任顧問或組長外,也開始擴大徵才,對外徵求自願者,開放認養主題,也可以發展自己的題目;然而,每天都風聲鶴唳,瞬息萬變,事件變化很快很大,無法預計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只能跟時間賽跑。

就在人力和資金皆還沒到位時,團隊也尚未真正組織化的情況下,學運現場即將結束,這幾天大家也紛紛搶拍畫面,有非會員的學生、動畫師等人陸續加入,也有許多民眾提供自己所拍的素材,工會盡量讓這些事情形成一個方便參與的流程(像是授權書、人員管理等等),減少工作混亂,讓這個計劃漸漸成為一種集體創作的形態。

而到底「紀錄片工作者」在這場運動中,拍攝的角度與位置如何不同於媒體(畢竟媒體幾乎24小時都在,也有志工用iPad與4g網路24小時現場直播),這一直是每個參與者心中的問題,在討論的當下沒有絕對答案,但企劃案中的主題似乎也說明了,這些短片的核心將是如何看待此事,影片觀點為何?

我作為一個影評人和影展策劃人,事實上在影片拍攝階段時,能做的很有限,大多以提供建議為主;而自身參與這次運動的經驗是,現場真的非常豐富,包括糾察線(秩序的定義)、塗鴉藝術創作、附近居民反應、物資捐贈與管理(居然有超過2500箱瓶裝水)、志工管理、第一次參加的學生或家長、不同團體設立的民主論壇攤位、那些每天在這卻不發一語/整天碎念的無名人們、日日入夜後的景像、無形的國家暴力,我相信都會是非常有意思的題目,也都會是這部紀錄片最豐富的素材。

但學運現場的撤退和即將消失,對我來說,卻好像考驗這部紀錄片的核心,當一切嘎然而止,沒有人潮,沒有畫面,恢復平靜後,這場運動究竟留下來的會是什麼?該如何追尋?除了「記錄」下現狀外,紀錄片能否剝開表層,有別於一般媒體與深度報導,呈現更多?

如果太陽花運動對民主的影響將會是深遠的,正如同他們退場時所宣稱的,要「轉守為攻,出關播種」,轉化為全民運動,讓社會成為我們的新議場;那麼,「太陽,不遠-太陽花學運影像紀錄」這部紀錄片也要能看的深遠,穿透那些虛妄的、短線的、表層的紛亂障礙,讓我們看見真正的台灣。正如同這次學運的啟發與刺激,讓台灣人有機會看見和思考自己,看見希望,以行動表態。


--
紀錄片工會於網路募資平台上,暫定的十大主題請參考此連結,影片長度、記錄方式與其他細節將視實際狀況加以調整,亦歡迎各方捐款!

原文發表於「獨立評論@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