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自己投入人生的旅程,自始至終都絕對不可以失去開放的胸懷和童稚的熱情,然後自然就會心想事成。」─ Federico Fellini

「我只做我真心想做而且十分感興趣的事。這樣,我便不會就事論事的工作,而是熱心的關心每一個項目,並且全心的投入。」─ Glenn Gould

人類是一個群體/由精神和靈魂所創/若其中一員被痛苦折磨/其他人的不安將會持續若你對痛苦沒有憐憫之心/你將不配擁有人類之名--波斯詩人Saadi Shirazi

2014年6月30日 星期一

藝遊南非之九:歡迎來南非!

出發前夕,對於南非的治安問題一直非常擔心,也曾和南非友人談及此事。對方總是說:「世界上哪一個地方不危險?重要的是你如何照顧自己,不要讓自己看起來像一個觀光客那樣,把相機、珠寶掛在脖子上,那等於是自殺,等別人來搶你!」

話雖如此,但我心中的困惑是,作為一個黃皮膚黃面孔的東方人,到了以黑人為主的南非,縱然我非常低調樸實,但究竟要如何掩飾自己是觀光客的事實?

這個問題似乎無法克服,只能在南非當地尋找答案。

到達南非後,實際的情況是,無論你走到哪,都會有非常多人將目光投向你,友善的人對你微笑,但更多人是面無表情的看著你,也有人故意跑來跟你講中文,嘲笑你是Chinese,跟你要錢,或擺出李小龍功夫的樣子調侃你。

每每遇到騷擾,只能埋頭快步走。在南非街頭,每間商店都貼有保全的標誌,並用鐵欄杆將自己層層包圍起來,富裕的住家也都設有電網、保全設備,甚至有保全人員帶著長槍看守住家;而奇怪的城市景象是,路邊總是有一大堆人站在那面面相覷什麼也不做,有的人是保全、清潔工,但有更多的人是無業者或浪人。

走在街上的我常常被注視,心中有很強的不安感,走路常走的很快,相機不敢拿出來拍照,一旦有人靠近就必須提高警覺,時時防備;晚上六點之後,天色暗了,整個城市宛如鬼城,人都去哪了呢?空曠安靜的令人戰慄,旅遊指南上寫著:「晚上八點之後最好不要出門,出門請選搭計程車。」某次我想走路回住處,卻被影展工作人員勸阻了,她堅持我必須搭車。

在大城市中,唯一放鬆的時刻是晚上回到住處後的獨處時間;花園大道小鎮上治安相對好一些,但白天與晚上的景象、人潮落差仍非常大。

這一路上一直是幸運平安的,沒有遇到任何危險的事情,一直到第35天左右,到了德班(Durban)之後,我寄住在朋友JACK的父母家,JACK爸爸熱心地開著車載我去認識環境和私人景點,開了約半小時後,到非常非常偏遠的海邊,通過一條羊腸小徑,就到了可從岩石上的遠望大海。

由於非常偏遠,停車時,附近只有一台灰色轎車在移動,車上坐了兩位彷彿是中東移民男性,皮膚灰灰的;我問JACK爸爸,我們要下車多久?他回答只是一下子而已,我便把我的書包放在座位下方,並用黑色外套蓋著,只帶了相機下車。

走到海邊後,景色好美,但風也好大好強,有幾個人正釣著魚,我拍了幾張照片。約五分鐘後,我們回到車上,然後……

副駕駛座的窗戶竟被打破了!碎玻璃掉的滿地都是,而我的書包被奪走了,裡頭沒有現金,但有我的手機、錄音筆、Ipod Touch、和三張提款信用卡;JACK爸爸直喊夭壽,喃喃自語地說車窗應該是打不破的才對呀,這是他們定居南非後第一次遇到這種事。

JACK爸爸很自責,覺得應該要告訴我把包包帶下車去,我也很自責,但也只好認了,因為明明知道東西不該留在車上的,可是這地方真的好偏遠,附近也都沒有人,實在太掃興了。

我們趕緊回家,JACK媽媽安慰我們,給我喝茶吃水果收收驚。幾天過後,車子回到車廠去修理,才發現這台才買三年的BENZ房車,當初購買時,是有加上防破玻璃的費用,但工人卻忘了貼上這一層防破貼紙。

聽到這些,當下我只有一個念頭:「歡迎來南非!」


--
待續

2014年6月29日 星期日

藝遊南非之八:PE的藝術造城

PE是Port Elizabeth的簡稱,是南非中部的大城,氣候宜人,適合居住。我在前往Grahamstown參加藝術節前,在這裡待了一天,到了市中心去逛逛,竟意外撞見他們正以藝術的方式,打算重新改造這個城市,讓這裡擁有新的觀光地標。 PE指的是英國殖民時期,以伊莉莎白女皇的名字所命名的港口,但如今他們要逐步地將這裡改為「曼德拉灣(Mandela Bay)」,並與藝術造鎮的同步進行。

這條藝術路線,名為「Route 67」,沿途共有67個藝術景點,有些仍在興建中(網址:http://www.mbda.co.za/route67.html#),政府力捧要與觀光結合,成為PE最著名的景點。(導覽網址:http://www.mbda.co.za/images/route67/Route%2067.pdf

這個藝術造鎮計畫,以曼德拉美術館為起點,公共圖書館為終點,規畫了一系列公共藝術地圖,沿途上也有曼德拉於不同年代所說的語錄,可視為指標一步步往前進,對比於強調「文創」的台灣,PE則展現了以藝術造城的強烈企圖心,也讓整個城市都沉浸在藝術文化當中。































--
待續


2014年6月27日 星期五

藝遊南非之七:火車練習曲

在南非我總共搭過三次火車,第一次是在開普敦,上網查到Woodstock這個地方有許多塗鴉,發現火車只要一站就可以抵達,於是就前往開普敦火車站搭乘。

南非的火車有分幾種,像是藍色列車便是世界聞名的長途列車,車票也非常非常昂貴,車上彷彿一個豪華包廂,應有盡有;而我所搭乘的,較像是一般居民乘坐的「區間車」,有不同路線,提供住在市郊的人來回。 我先是在網站上查好時刻表,趕緊到車站去買票搭車,Woodstock距離開普敦只有一站,車程約三分鐘,單程車票約8蘭特。去程一切沒問題,指示也都很清楚,但回程遇到了一些問題。

Woodstock的車站很小,一個天橋貫穿所有月台。我向售票員好票後,卻完全找不到時刻表,也找不到指示牌,到底車會從哪個月台進站完全不曉得。進站後,我向站員詢問,他們向我指了一個方向,說等一下往開普敦的車,是往這個方向的,去第四月台搭就對了。

我看了一下第四月台,非常遲疑,因為第四月台幾乎沒有人在等車。但站員則繼續說,下去就對了,並揮手叫我下去。我於是和另一位路人一起下去等車。

等了約五分鐘後,車子來了,而且是正確的方向,但車子卻是從第三月台進站的;我和路人趕緊拔腿快跑,先走上樓梯然後再衝下去第三月台,驚險地搭上車。這時我也沒時間去和站員理論,只是突然意識到,絕大多數的乘客,大家進站後都在天橋上等待,沒有太多人下去月台,似乎他們是在判斷車子來的方向,然後才走往對的月台。

這也算是一個奇特的經驗吧。我在火車上安靜地坐著,由於我搭的時間也非上下班尖峰時間,一點也不擁擠,除了大家會特別注視我之外,一切都很順利。

第二次和第三次搭火車,則是在德班。由於我借住朋友父母位於La Lucia的家,

要去市中心非得開車不可,但每天麻煩他們實在很不好意思。我上網查到最近的火車站是Red Hill,步行約一小時,於是展開了我的冒險路程。

按圖索驥,走了一小時後發現了車站,是一個非常小非常克難的車站,但站員卻對我說,這邊不能搭車去德班,你只能搭反方向去另一個車站然後再轉車,比較麻煩。

阿?這個車站是單向的?也太詭異了吧。

站員看我不死心,跟我說可以去路邊搭計程車。我問搭一趟多少錢,她說5蘭特,很便宜。

怎麼可能那麼便宜?我再確認一次,原來她指的計程車,是當地人常搭乘的Mini Bus,當地華僑俗稱「小黑巴」,會在路上隨叫隨停,沿路撿客人的私營廂型車。這種車在路上非常普遍,路線圖存在於司機和常客的腦中,是當地黑人的主要交通工具,但因為車子常常橫衝直撞,車長常常對外拉客喊叫,難免給人不好的印象。

我記得旅遊書上寫說旅人最好別搭乘這種車。而站員居然說,來,我帶你去,就在路邊招來了一輛,並且告訴司機我的目的地,叫我一切別擔心,上車吧。

我帶著緊張的心情上車,路上沿途撿客,整輛車都客滿了,大家安靜耐心地並排坐著,約15分鐘後我的目的地到了,車長告訴我可以下車了,結束了這段新奇的旅程。

我在市區亂逛幾個小時後,到了火車站決定試著搭車回家。有了前車之鑑,買好票後,連續問了好幾位乘客,確認好車子來的方向與時間,記得一位藍眼珠的黑人告訴我,就跟著我吧,走這邊。

沒多久火車來了,我與藍眼人一起進入第一車廂,上車後的景象我簡直難以置信,非常震撼,大家不約而同用不友善的眼神看著我,我則假裝一派輕鬆,不敢坐下,站在車門附近,觀察著大家。

面對面的座椅上,有好幾個人抽著菸,整個車廂煙霧瀰漫,他們大聲的聊著天,有兩個人則在座椅上販售捲菸,好多人跑過來買,整個車廂都是男性;同時,也有好幾群人將報紙攤開鋪在地板上,開始打起撲克牌,輸贏是有賭注的;加上穿梭車廂間叫賣的小販,有賣水、蘋果、餅乾點心、優酪乳、糖果的,整個車廂非常喧鬧。

藍眼人走過來問我說,要坐嗎?要抽菸嗎?我謝謝他的好意,繼續站在原地,心裡則是非常緊張不安,好像誤闖了別人家的派對,來了不該來的地方。

我完全沒辦法想像火車上居然可以抽菸和打牌,太震撼了。

15分鐘的車程變得漫長且難耐,我也看見其他乘客上到這個車廂後,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有一些女乘客則是一進來,馬上就到其他車廂去了,可見此車廂流露出某種排外的男性氣息。

我則是一動也不敢動,祈禱車子趕快到站,以免被人找麻煩。偏偏車子內沒有廣播系統,得一直注意窗外才不會下錯站。

終於,Red Hill站到了,我趕緊跳下車,深深呼了幾口氣。才發現第二車廂傳出歡樂的歌聲,而第三車廂好像有人在跳舞似的,非常熱鬧。我的想像是,原來每個車廂都是一個主題派對!是他們下班後放輕鬆的交誼場所。

第三次搭火車,同樣也從德班市中心到Red Hill,我一直有種不怕死的心態,想試試看別的車廂,想知道他們是否真的在車上唱歌跳舞,或是有其他有趣的事。

但這次我則搭到了最後一個車廂,兩位看起來有印度血統的黑人示意要我跟著他們,上車後一切都很平靜,多數人閉目養神,而火車則是開開停停,原本15分鐘的車程開了40分鐘。我隔壁的阿伯看到叫賣餅乾的攤販來了,買了一兩包送給對座的小孩吃,媽媽則點頭致謝。這是這趟火車之旅最美麗的瞬間。

之後,我將這段歷程告訴南非的朋友,他們甚至不曉得當地有火車可搭,並說我也太大膽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大膽,但在那樣的情境下,確實激起我了想要探索、冒險的意圖。我很幸運,一切平安,這段火車練習曲,成為我最難忘的南非回憶。


--
待續

2014年6月25日 星期三

藝遊南非之六:Woodstock的塗鴉造鎮

Woodstock位於開普敦市郊,搭區間車前往約三分鐘,這裡距離西開普敦大學並不遠,鐵路將這裡一分為二,北邊是大量的工廠區,工人們可從四面八方搭火車來這裡上班,南邊則是新興的住宅區。

由於這裡離大學不遠,政府有意以藝術來改造這個地方,增加其觀光和藝術氣息,遂邀請了大量的塗鴉藝術家進駐,完成了大量作品,希望能讓這個地方煥然一新,打造新的氣象。 我在網路上意外發現許多南非塗鴉作品都來自於這裡,便臨時起意搭火車前往。

某些當地人熱心地介紹塗鴉所在,他們也都說喜歡這些塗鴉,讓他們居住的地方顯得更有活力、更美麗。













































--
待續